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鲍勃•道林 > 亲历9·11

亲历9·11

911十周年给我们的教训是,美国应当引领而不是干预世界事务,而且首先要管好自己家中的事

  【财新网】(专栏作家 鲍勃·道林)当第一架飞机于2001年9月11日上午8点46分袭击世贸中心时,我从洛克菲勒中心办公大楼的39层望去,仿佛是一架小型飞机偏离了航道。当第二架飞机在上午9点03分撞击2号塔时,有人惊呼:“天哪,这航拍飞机离得也太近了。”只是我们都知道,媒体做报道用的是直升飞机而不是普通飞机。

  南塔于9点59分崩塌,办公室里一个年轻女人低声说:“里面的人都死了。”当北塔10点28分崩塌时,我们在出新杂志,准备第二天晚上付印。

  悲剧要么使人丧失斗志,要么使人振作,没有多少人可以介于两者之中。当编辑们眼睁睁看着双子塔变成碎石瓦砾时,我们的任务就是在第二天晚上截稿前,真实及时地记录当时发生的一切。爆炸把《华尔街日报》编辑们赶出办公室,在一个遥远地方,他们迅速制作出第二天一早的报道。华尔街的大老板们纷纷从公司里跑出来,里面还有几十人已经死去,他们把雇员拉拢到一起准备尽快重新开始工作。警察、消防员、医护人员,还有那些涌进华盛顿五角大楼仍冒着烟的废墟中的人,以及在纽约挖出废墟里遇难者的热心人,他们都是英雄。在离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西南方向80英里的牧场,人们迅速赶到,被劫持并坠毁的联合航空93号班机上抬出44具遗体。

  9月11日,一个星期天,在9·11致命袭击之后的第十年,政治家、高级官员还有一些遴选的幸存者——或失去父母,或失去孩子,或失去亲戚——都聚集在了世贸中心遗址来祭奠逝去的亲人,展示一个国家的韧性。

  时间能愈合一切伤口。记忆也会慢慢模糊。孩子们伴着父母的遗照、戒指或是耳环长大成人,然后继续生活下去。但是就像是地壳裂痕一样,那场袭击带来的深深伤害就潜伏在整个国家生活的表层之下。

  在袭击后15天,有句话被载入历史。布什总统在与法国总统希拉克共同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在抗击恐怖袭击中,你要么支持我们,要么反对我们,没有中立……所有的国家,如果他们想抗击恐怖袭击,就必须行动起来。”几天后,他在联合国的演讲中又将这个政策正式化,不久之后宣布美国有权率先对恐怖国家进行打击,开始了单边主义。

  从那天开始,美国在惨痛的教训中挣扎。民意调查显示,美国人依然珍视其独立的超级大国地位,但是他们不知道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谁值得信赖。

  美国人的担忧如下:

  安保漏洞:根据9·11委员会报告,尽管不断有预警,但华盛顿政府还是没能保护好民众。中情局、联邦调查局、白宫和国防部均有人提供关于来自阿富汗的本拉登的情报和当时住在美国的飞机劫持者的消息,但都未引起重视。

  经济失败:9·11之后的第六年,大政府负债累累、经济危机爆发的故事重演,次贷危机蔓延全球。调查显示,美联储,证券交易委员会,银行的管理机构,像标准普尔、穆迪这样的独立评定机构,还有像房利美和房地美这样的按揭购买者,都为为所欲为的华尔街银行敞开大门。10年之中两度被袭,选民对华盛顿的不信任和政府安保疏忽,在明年总统选举之前都将成为核心话题。

  新国际联盟:9·11之后的第一年,布什总统发动对伊拉克的战争。当时没有什么国家愿意与之为伍,除了英国。但是布什自己集结了一个抗击恐怖主义的联盟,这给了愿意镇压恐怖势力的中国、俄罗斯和许多小国家完全的行动自由。另一方面,伊朗、伊拉克和朝鲜都成为了布什的“邪恶轴心”的成员。

  在被克林顿总统称为“世界上最危险的核战争触发点”的印度和巴基斯坦,核武器退居次要,恐怖主义走到台前。2005年,布什宣布美国将支持印度,使之成为一个新世界强国,并把它作为主要的同盟国一同对抗恐怖主义。同年,当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表达对支持美国打击阿富汗的关心时,据报道,布什回答仍然援引这句“你要么支持我们,要么反对我们”的名言,之后也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个人隐私:大开杀戒的本·拉登,也许永远不会出现在世界变革者的官方名册上,但每当你不得不在登机之前扔出一管牙膏,抽掉皮带,或者在机场行李传送带上被偷了笔记本电脑的时候,就知道世界任何地方,皆可看到他的恶性影响。电信公司将电话记录递送给了警察局,政府开始监控个人电话,员工进入公司之前都要求出示个人身份。杰圭琳·里奥,一个网络编辑,将美国在本拉登身上从安保花费到普通生活成本加在了一起,最后达到了3万亿美元。

  美国的政治,原本要两个党派及其议员行动越不同越好,要不干嘛投票选一个不选另一个呢?但是9·11之后的第十年,布什和奥巴马在国际政策方面日趋一致。

  布什的言辞和个性非常鲜明。而奥巴马则语气温和些,在国际外交上披上友好的外衣,反对虐囚,但是对于一些学者来说,他的政策与其说是美国新政,更不如说是蒙着一层纱的布什。奥巴马在竞选运动中强烈谴责,并许诺关闭关押恐怖嫌疑人的关塔那摩拘留中心,但如今那里还是像以前一样被严防死守。奥巴马正在发动3个中东战争,利比亚战争、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他的军事预算已经达到了8000亿美元,而布什最高军事预算也才不过6500亿美元。一些学者明显看到两者的相似性。

  在中东,对外关系委员会的历史学家沃尔特·拉塞尔·米德在“布什-奥巴马政策还在继续”一文中说:奥巴马总统把民主推向中东地区,他和布什一样激进。如果必要的话他会用武力改变政权,来作为区域治理方法的核心,简单说,就是他并不怕去轰炸。”

  一个支持奥巴马的评论员皮特·贝纳特说,随着本拉登和他的继承者被杀死,总统相当于取出了基地组织的心脏,圣战主义 “变成了毫无关联的事”,未来真正的威胁将是中国集权资本主义的崛起。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恐怖威胁降级了是个好消息,但是他们每天看到的却是由阿拉伯之春变成了中东之战。这也许对利比亚下届领导人来说是个好消息,但是下届领导人会是谁呢?叙利亚总统仍在掌权,仍在屠杀人民。埃及的军队似乎重新掌权,这可能是好消息也可能是坏消息,几乎没有专家之外的人可以预测哪个国家会发动下一场阿拉伯之春的运动。

  “支持或反对”的两极仍旧存在。但是现在同样有巨大的经济和政治成本在里面。当年公众面对世贸中心遗址,同意根除恐怖分子之时,并未首肯这些成本。1.3万亿美元的预算赤字,2400万美国人没有工作,降级的国家债务信用等级,不可预见的住房危机,还有可怕的经济前景都远远超过了9·11之后10年的任何外交政策信用。

  相反,世界看到的两个领导人在沾满血迹的画布上交换位置。

  布什在阿富汗袭击塔利班,在伊拉克发动先发制人的战争,而伊拉克只是个还不足其11分之9的小国家,布什却用武器大面积摧毁一切。奥巴马称不受欢迎的伊拉克战争是个错误,他要开始用无人驾驶飞机把塔利班轰回阿富汗,还指责布什没能创造可以持续的和平。

  美国军队要伊拉克和阿富汗撤军。相比阿富汗,伊拉克的未来同样充满不确定性,但更有可能实现和平稳定。奥巴马说他明年就会从阿富汗撤军,这有点宣布胜利的味道,虽然他断然不会如布什在2003年一样,展开一面“任务完成”的标语大旗。对一些观察者来说,现在的状况看起来更像是21世纪版的越南。

  所以,在9·11之后的第十个周年纪念日里回首,美国预防了更多恐怖袭击,这是一个主要的成就。在恐怖袭击面前,选民放弃了部分个人自由和权利,表示他们将齐心协力,准备好用无尽的好意为一个正确的理由而牺牲。9月12日,博客上满是呼吁民众要献血和支援,要不计酬劳的去救援,从钢铁工人到外科医生,当天从各处赶来救助。整个国家为正义事业和正确的领导者而牺牲能力,在那一刻被深深植入美国。

  奥巴马现在是现代历史中最不受欢迎的总统之一,虽然他的反对派更令人讨厌。民意调查显示,美国人厌倦了区域战争中花钱进行军事干预,倒不是因为他们是孤立主义者,而是因为他们苦于国内的重重问题。

  阿富汗对于奥巴马而言,不是一个外交政策问题,而是一个经济问题。为了干预利比亚花费的8亿美元,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又增加了1600亿美元,两笔花费之后,奥巴马发动军事干预的能力已经透支。除非他可以真正带来改变,而不是用一套抚慰人的言辞来管理国家,他不会在明年赢得连任。911十周年给我们的教训是,美国应当引领而不是干预世界事务,而且首先要管好自己家中的事。

2011年09月09日 发表于财新网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