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鲍勃•道林 > 不被看好的华尔街改革

不被看好的华尔街改革

对于多德(Dodd)与弗兰克(Frank)这两位政客如何为华尔街改革做铺垫打头阵,生活在纽约和华盛顿特区之外的人长期以来大都不太理解。因为按理说这二人都与华尔街关联甚密交情不浅。

现在,美国金融改革已进行到了关键性时刻。多位知名评论人一直认为,参议员多德与弗兰克联手提出的这项改革计划只不过是个无法实现的幻影。因为阻止大型银行获得救市资金的改革措施本身就不够强硬,政府官员在制订规定保护消费者方面的权力过大。华尔街的说客们已经花了2,800万美元来对抗严苛改革。

近年来,从华尔街获益最多的政客当属参议员多德(Christopher Dodd),所涉金额总计达650万美元。华尔街在其竞选过程中出手大方。因为作为参议院银行委员会(Senate Banking Committee)主席,多德有权对金融监管的全面整改施加影响。

对于美国的金融监管,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弗兰克(Barney Frank)也拥有同样的影响力。一直以来,他都在积极推动美国两大抵押贷款的买家——房利美(Fannie Mae)和房地美(Freddie Mac)——降低贷款质量的标准,让更多的消费者买得起房。这两大机构买入越多,华尔街的抵押贷款工厂就能将越多的贷款打包成低质量的债券出售。这两家由政府管理的抵押贷款机构,是目前获得最多救市援助的单个机构。

最近批评金融改革议案空洞无益的评论者是一位重量级的人物。达拉斯联邦储备银行(Dallas Federal Reserve)行长费舍尔认为,新法案对解决金融机构“大而不倒”的问题毫无帮助。他在6月3日的讲话中称,由于当前的改革议案没有针对银行规模的细化规定,所以议案也无法阻止大型银行接二连三地从政府获得救市援助。美国政府为纳税人投入8,000亿美元以刺激经济。至于这笔钱的去向,最可能激怒选民的方式就是用于拯救大型银行和其他华尔街金融机构。因为去年这些机构的盈利之高几近破记录,它们还向管理层派发数额惊人的红利。

费舍尔说,“一直都是大型银行主导着金融业的面貌。如果不能彻底改革,这种情况还将继续。考虑到公共政策,政府还是不敢放任大型银行破产。还是因为公共政策,银行的产业组织 规模总是倾向于越大越好。”

费舍尔认为改革法案的根本问题在于并未对银行的规模加以限制。在5月的一次会议中,他提出大型银行最适合高效运营的资产规模应该为1,000亿美元。

曾任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主席的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以及另一位关注大型银行的评论人都认可1,000亿美元是合适的上限。对此,现任堪萨斯市联邦储备银行行长托马斯•霍恩(Thomas Hoenig)亦表示赞同。

此外,沃尔克还积极促使大型银行剥离其衍生业务部门,停止衍生证券交易或那些旨在套期保值但实际上却只能靠价格投机的“赌场式银行”行为。改革法案使很多(但非所有)衍生性证券完成交易,以使投资者能够了解实际价格,但同时也不会影响大型银行在这一领域运营操作。

费舍尔还认为,就算政治家们不作为,限制银行规模还是有可能实现的。根据新的法案规定,像美联储这样的监管方仍可能对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加以约束,如果发现这些机构有危险的征兆,监管方将售出相关业务或资产。他“坚持认为监管方应该可以全面自由地使用权力,通过减小大型银行的规模、减弱它们之间的相互关联性”,以弥补亏损。

在费舍尔不动声色但意味深长地讲出这番话的同时,美国国会金融危机调查委员会(The Financial Crisis Inquiry Commission)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对高盛公司(Goldman Sachs)发出传票,要求其向委员会提交关键性的文件和信息。媒体报道称委员会认为高盛态度恶劣,其行为“不可接受”、“极其恶劣”、“令人恼火”。

该调查组副主席、来自加州的共和党人比尔•托马斯(Bill Thomas)称高盛的迟迟不合作是不过是他们“早就策划好的对策”;在他看来,“高盛试图遮掩的举动,意味着他们实际的问题比我们预想得更多”。在调查组发出传票之前数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U.S. 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已对高盛发出指控。如果高盛真的被曝从事犯罪交易,那么法院将对其进行刑事定罪,高盛随之关门大吉。

从程序上看,改革法案的出台与委员会的行动是分开的;但这两者意味着,美国政府意识到了公众对其行为日渐增长的不信任感,并正试图采取行动做出回应。比如数周前,人们以为政府对高盛的指控迟早会走向低调和解,到最后不过罚它一大笔钱了事。而现在,民意激愤带来的巨大压力,使最终实现上庭审判、证实指控细节的可能性更大。看来,今夏的政治热潮才刚刚开始。

(翻译:龚橙)



推荐 17